地平线下

伪装者一周年的日子,大大开启《地平线下》!😱 我的楼诚初心啊😱

清和润夏:

Preludio. 


他看见东边半边的天有了要亮的意思。介于青年与少年的男子用有力的臂膀抱着他,一步一步走出弯曲幽深的弄堂。他回头,看一眼那简陋的木板门咆哮地张着嘴,无可奈何僵在原地,追不上自己。他被打得很惨,饿了好几天,差点死过去。一个高个子穿着学生制服的影子一脚踢破大门,抱起他就走。他安心地窝在那人怀里。他想离开这里,能带他离开这里的人都不是坏人。


那人在他耳边轻声问:你叫什么呀?


他伏在那人肩上,攥住他肩部的衣服,最后看了一眼“家”。然后他轻声道:我叫阿诚。


好的。阿诚不要怕。


他笑了一声。


 


那一年,中华民国十一年,公元一九二二年,他十七岁,他九岁。


他有了一个完整的名字。姓明,名诚。


 


法国的秋天是可爱的。气温降下来,空气清新,干燥爽朗,太阳光里有种淡然冷漠的金色。中国咏秋的诗句在法国用不上,法国的秋是一个季节,不是一种思念。


 


“即便是拉马丁的诗句,感叹号问号都破坏气氛。”大哥说。


 


明教授显然没有跳出时代的窠臼。他是那个时候典型的知识分子,出生于帝国的余晖,成长于民国的烽火。西风压倒东风,东风在他心里日夜呼号。他唱得了歌剧,也唱得了京剧。小提琴和胡琴在他脑子里轮番叫阵,然后一齐问他:你要哪个?


明助理手臂上搭着他的大衣,走进他的办公室——他是惟一一个进他办公室不必敲门的——“先生,客人到了。”


明教授站起来,穿上大衣:“回家。”


明助理始终落后他小半步。他跟着他。颀长的少年抱着瘦骨嶙峋的幼童,魁梧高大的英俊男子领着清隽高挑的男子,慢慢地走。


 


明诚在一楼准备咖啡。他端着咖啡上楼,才发现客人竟然已经早就走了。明楼坐在圈椅里,一只手握着手杖,默默沉思。秋日的天光映着他刚硬的轮廓,一笔勾下来,精彩绝伦。明诚端着咖啡:“先生。”


明楼没应。


明诚只好:“大哥。”


明楼才看他。这个像是希腊雕塑的男人在镜片下面的眼睛冷酷肃杀又多情,他就那么看着他一眼,明诚就笑了。


“阿诚,我们要回国了。”


明诚表情轻松:“好的呀。”


“回去做汉奸。”


“好的呀。”


明楼终于有了一丝笑意。明诚漂亮的圆眼睛里无限的信任和无尽的沉静是他最大的安慰。他轻轻吐口气:“阿司匹林。”


明诚担忧:“大哥又头痛?”


明楼笑笑:“有一点。”


明诚放下咖啡,轻轻拉开书桌左面的抽屉:“这里我放着一瓶应急,大哥永远记不住。”


明楼捏住他修长的手指:“离不开你。”


明诚忍着笑:“嗯。那我就不离开你。”


 


中华民国二十八年,公元一九三九年八月二十八日,汪兆铭抵沪。


九月底,召开国民党六大。


大小汉奸济济一堂,“七十六号”的打手们持枪而立。新汉奸耻于同老汉奸共事,站起来就要退场。七十六号行动队的人冲着脚下就是一枪,一屋子“官员”们没见过真子弹,吓得仰倒。首席前排有个人倒是四平八稳,面目含笑,表情没有一丝儿松动。他的助理坐在他身后,腰背挺直,面无表情。


行动队的人在会议厅后面站了一排,各个枪上膛。外面突然下起倾盆大雨,一道闪电劈下来,雷声震得窗棂咯咯响。汪兆铭本来在演讲,闪电光一下接一下砸在他脸上,照得他脸色青青白白,一丝儿活气都没有,框上框子就是遗像。


一屋子魑魅魍魉坐着听一具活尸讲和平运动。


 


职务宣布时,特务委员会副主任那里多了个名不见经传的人:明楼。周佛海兼任主任委员,丁默邨副主任委员,李士群秘书长,却多出一个明楼,竟然也是副主任委员。


这个人是新政府财政部经济司首席财经顾问,海关总署督察长,听说是法国回来的。和汪兆铭的嫡系陈公博交情匪浅。一九二八年陈公博在法租界创办《革命评论》和蒋介石集团唇枪舌剑打笔墨官司,认为国民党内部目前出现“左倾右倾腐倾恶倾”的“四倾”错误。因此必须改组国民党,反对蒋介石军事独裁。这位明大少爷和他一唱一和宣传“民主”,在经济上大力支持。


汪兆铭本想亲自兼任特务委员会的主任,没想到被周佛海夺了权。周佛海在日本人面前争宠,陈公博使不上劲,那么插一个人进去还是可以的。


这个最适合的人选是谁呢。


明家大少爷,明锐东的长子。


明楼。


 


六大从下午开到凌晨。雷电都是虚的,这么些汉奸卖国贼,一个都没劈死。明楼微笑,文质彬彬地和所有人交谈,风度翩翩地向汪兆铭拍马屁。他做得好,在所有汉奸里做得最好。


明诚一直跟着他,看着他太阳穴跳。


明楼正在剧烈地头痛。


 


散会后门口特地请来的意大利驻军困得东倒西歪。大小汉奸来开会,途经道路都要有计较,生怕被暗杀。回去的路更要计较,走什么偏僻小道。明楼含着笑,和诸位同仁道别。他表情完美,语气完美,明诚看他频繁吞咽,就知道他头疼到极限,已经开始恶心了。


明诚心里一酸,站在他身后,轻轻叹气。


到最后明楼没坐车,让司机开着车跟着七十六号行动队的人走,他自己溜达回去。明公馆在愚园路,离得不远。这倒也是个办法,可惜其他汉奸养尊处优惯了,两步路也走不了。


明副主任领着明助理,走进幽长的弄堂。


 


这次回来,什么感想?


杀机四伏。


 


上海的弄堂是最崎岖的心思。走着走着,看不见头,看不见尾。凌晨是出生前的死亡,没有声响,没有人气。


明诚并不慌张。明楼最爱他的冷静,处惊不变不是每个人都有的优秀品质。明楼自己都忘了,那天晚上,他告诉他,阿诚不要怕。


所以阿诚什么都不怕。


雷雨过后没有洗刷过得清新,反而是一种沉渣泛起的馊味。明诚跟着明楼,一步一步,走出迷阵的弄堂。


他看见东边半边天有了亮的意思。


太阳在地平线下聚集着力量,等待时机。光芒终会冲出地平线,那一刻一定会降临。


那是——


破晓。


 



※历史事件有改动,比如汪记六大原本是在八月,改到九月


※原著设定有轻微改动,比如年纪。

评论

热度(3156)